向阳花开

乙女廚。

夢想是當日日樹涉的ATM。

愛好是改頭貼改名字改到沒有人認得出我。

【All审】我家本丸之咱家日常 01~10

【all审】我家本丸之咱家日常 01~10

❖完全是我家本丸的现况再加上自己的一点妄想,我会在噗浪记录自己的游戏心得,记录下来就想写成短文,写给自己开心的,不过就我的心得而言,我家的本丸跟别人真的很不一样……

❖日服婶,刚入坑一个多月。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有妄想有妄想有妄想,轻喷。

我家的刀肯定暗恋我!!!天天跟我唱反调!!!

01

「审神者大人,这裡就是你的本丸了。」

在狐之助的带领下,我走进了属于我的本丸。

我算是非常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了,毕竟审神者这个职业已经出现了两年有馀了,两年前我也有看到政府的广告,可我那时候正在沉迷学习,沉迷学习完后跑去当了公主[注一〕,接下来又跑去当阴阳师〔注二〕。就在我打大蛇打到腻味的时候,我家姊姊捎了封讯息来问我:

「诶老妹,要不要来当审神者?」

我没思考,就回她了句:

「好。」

于是我就出现在这裡了。

02

在担任审神者之前我还是有做一些资料的,毕竟我也只是个花样年华的少女,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可是全男性的地方,想想就让人……好、好让人激动啊!

这裡简直是让人爆发少女心的天堂!天阿噜我亲爱的老姐你怎么不早点问我要不要当审神者!我可以不小心走错浴室,或者不小心看到他们换衣服,还是不小心把他们灌醉之类的吗!啊啊!光想想就、就……糟糕鼻血流下来了。

「大人……审神者大人……」

就在我思考的太过激动的时候,一旁狐之助的声音将我唤醒,呃,那声音裡听起来还有一丝无奈。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勇于承认错误从来都是件好事,我立马道歉并摆出一副我很严肃的样子。

「我说,大人你可以选你的初始刀了。」

03

我眨了眨眼,这才发现五把刀就这么地摆在我眼前,刀身上的花纹各有不同,可相同的是如此的美丽、充满华光。

「需要介绍吗?」瞧见我还在发愣的样子,狐之助问了句。

「不用。」

我朝牠一笑,我的姊姊可也是审神者啊,虽说在我还没成为审神之前她的确是不能透露任何资讯给我的,可在我确认上任之后我天天都被她灌输一堆知识及废话。

她的初始刀我记得是叫加州清光,听她描述下,似乎是个很可爱很喜欢撒娇的孩子。不过我并没有和她走相同的路的意思,在他告诉我初始五刀是是哪几把后我就已经决定我要选谁了。

我走上前,伸手拿起了一把刀。「接下来要怎么做?」

「把灵力灌输进去就成了。」

听着,我运起体内了灵力,往刀身灌去__

04

金髮青年真的出现在我眼前时我还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我擦,真的能迸出大活人啊。

虽说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实际碰到时还是吓了一跳。我端详了下,一头漂亮的金髮用白布遮掩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是翠绿色的,好似那珠宝,漂亮的不行。

我在现世读书时语文从没及格过,现在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眼前的刀了。

当时,我听到我姊姊形容这把刀时,我就决定了,我一定要选他。

不为什么,就因为我是金髮控啊!

「你对我是仿品有什么意见吗?」似乎是因为我一直盯着他看的关係,山姥切国广忍不住道,我擦声音真苏,「如果不满意,你可以再选另一把,不是一定要选我……」

「哎呀这说什么话呢。」我打断了他的话,恩,果然跟我姐说的一样,是个常常犯忧鬱的刀,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我一把抱住了他并亲了一口,「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然后我看到一张大红脸外加头顶还冒烟的,我的初始刀。

05

「哎呀呀……」我摸了摸头,忘记了在日本是不能这么随意地抱男性和亲吻的。我是个留学生,而且是留中南美的那种,当地人们的热情我早就习惯,刚回到日本不小心就忘了这回事了,看来我遇到的还是把纯情刀呢。「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亲上去了。」

「这、这……」我家的初始刀还是闹了个大红脸,「什么叫一不小心亲上去!」

「呃,就字面上的意思啊。」

「这种事不可以一不小心!」

「可是就真的不小心……」

「就说了……」山姥切国广话还没有说完,狐之助就打断了他的话。

「两位要吵就到本丸裡吵吧,在下就先回去了,审神者大人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会有专人为你服务。」语毕,还甩了下尾巴,转了个身子后就消失了。

…如果我说,狐之助给我的印象其实是只风骚的狐狸,我会不会被他咬?

看着小狐狸消失的背影,我不禁陷入沉思。

06

关于初锻刀这件事,我没有太过于重视。

我一直是个运气不差的人,换个方面说,就是脸不黑,血统不非洲。

其实我怀疑运气这种东西是有家族遗传的,因为我姐,也不非。

在我还是阴阳师的时候,我的首位式神就是白狼小姊姊〔注三〕,十几等时阴阳寮就来了大天狗〔注四〕,在我卸任阴阳师一职时,抽到的四勾狗粮可以打两桌麻将〔注五〕。很多人都很重视初锻刀这回事,可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出来的是所谓的欧洲刀或是非洲刀。

都是刀嘛,在意那么多做什么?

不过在我家的初始刀的强烈要求下我开始了我的初锻刀,将算好的材料交给了刀匠,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待我张开眼时一行数字勐然出现在我眼前。

哇,好大好红的1:30啊。

07

麻痺,说着脸不黑结果出130这件事被我姐笑了好久,她的初锻刀是平野,真不晓得她是扶太多老太太过马路还是怎么样,真是。

「130就130吧,我们先来看看是谁。」我暗暗叹了口气,拿出加速手札。

我这个人啥都好,就是没耐心,反正初期资源也是够的,不妨就直接丢下去。这么想着,我将手中的手札交给了刀匠。

然后下一秒,他递了把刀给我,示意我输送灵力。

……不是我要说,但是这把刀看着,还真眼熟啊。

然后再下一秒,出现的白布、金髮、绿眸成功让我学会了怎么用日文说卧槽。

08

我被初始刀跟初锻刀都是同一把这件事伤得不轻,险些内伤吐血,还好第二天出阵时捡回来的厚让我心情好多了。

哼哼哼,我就知道我不是非洲人,顶多算中南美。

又过了一天,短刀们能捡到的都齐了。我感觉自我感觉超级良好,才三天就捡齐了短裤们,连带着还有厚和平野的二号机。不过说真的,比起短刀集齐之类的事情,我更关心本丸裡的粮食危机。

因为目前本丸裡,没有人会做饭。

这真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大危机了,扶额。

在这三天裡我充分地体会到了何为三餐以泡麵渡日,为了讲究平衡我还买了盐味豚骨海鲜三种口味轮流替换,我是没什么关係啦,不过就是可怜着我家的付丧神们跟着吃麵了。

然而在药研一脚踹开我的门并且给我个腿咚警告我不准再让弟弟们吃泡麵之后,我就开始天天沉迷赌刀,天天盼望被我姐称为本丸之母的烛台切光忠赶紧来……

来干嘛,来做饭啊ಥ_ಥ

09

赌了一天,我终于等来了他。

说实在,他跟我想像中的本丸之母还真不一样,听我姐说,他是个可靠会做饭的男人,我还以为会长得像宗三一样柔柔弱弱然后一身白衣再加件围裙,可是当烛台切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啥都忘记了。

我以前脑海裡的那个本丸之母安然死去吧,我现在只认眼前这个。

在心中悄悄竖起了大姆指,我试图止住我鼻子裡冒出的红色液体,这个男人长的真是我的菜!够辣!

「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以后请你多多指教。」我清了下喉咙,并给了对方一个微笑,试图给他一个好印象,「本丸刚成立,还没有什么刀,你是本丸裡的第一把太刀,要麻烦你多担当了。」

「没问题。」他也笑了。我擦,鼻血你忍住……声音好苏笑容也好苏,我待会要打个电话给审神者公会,问问日刀判多少年,罚多少钱再来决定我要不要犯罪。

「那个,虽然很突然!」

「恩?」

「拜託请当我妈吧!」

「…哈?」

10

贸然请别人当自家妈妈的后果就是被药研痛揍了一场,呜呜呜,别人家的药研都是废审製造机,把自家审神宠的无法无天的,虽然我的也是废审製造机,可是是残废的废……一定是我捡到药研的方式不太对ಥ_ಥ

担任审神者已经五天了,这五天我过得特别充实,找打刀们打架,找脇差们玩泥巴,找短刀们玩游戏玩药研,偶尔跑去厨房看烛台切的人妻背影犯花痴……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政府送来的通知信,上面几个大字写着「战力扩充计画」,我仔细的看了下简介,想了想,在通知书上写下了“参加”两个大字。

〔注一〕公主:梦100游戏裡主人公的代称。
〔注二〕阴阳师:阴阳师游戏裡主人公的代称
〔注三〕白狼小姊姊:阴阳师裡的sr式神,攻击型,长的还特别好看。
〔注四〕大天狗:阴阳师裡的ssr式神,阴阳寮之寮草,我家妖狐的老公(bushi)
〔注五〕四星狗粮能打两桌麻将:目前阴阳师能抽出的最高星数就是四星,和某些ssr相比,四星狗粮更有用,打两桌麻将意指我已经抽到了八只。

✠✠✠✠✠✠✠

会写这个是因为我平时就会纪录玩游戏的一些日常,此文裡只有感情戏的地方是捏造的(就让我自己写出来爽一下不行吗),其馀像是锻刀顺序,捡刀,刀帐,绝对是真的,包括我里面写的留学党,我真的是个留中南美的留学党orz

我算是非常晚入坑的婶婶了,玩游戏正好赶上游戏两週年,原先在全职坑裡好好的待着呢结果却被我亲姐姐拉进坑内xd

注意,此审神者话多,烦,吐槽多,超会跳话题,小学生形容词,还整天沉迷美色,如果这没问题就放心食用吧,我会填这个坑的。反正对我来说就是写日记阿哈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不过我是写给自己愉快的w

祝大家也有一个特别却有爱的本丸w

...然後我真的会填坑的我发誓,修罗场02写的差不多了,邪魅的那个也写一半,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开坑的手啊!

嗯日常一句,欢迎勾搭,留言我真的很想回但是lo真的很抽,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回留言的啊...(飘走)

评论(3)
热度(38)

© 向阳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