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花开

乙女廚。

夢想是當日日樹涉的ATM。

愛好是改頭貼改名字改到沒有人認得出我。

【all审】所谓修罗场 01

【all审】所谓修罗场 01


副标题:我家主上有了想结婚的念头,怎么破?


-all女审


-重度ooc


 -少女心爆发产物。




阳光洒落,室内一片祥和。

「主上有没有想过,成年了之后要做什么?」

萤丸躺在审神者的大腿上问道,并伸出手把玩着对方的髮丝,将细软的黑髮用手指蜷起,在任凭他们散落,如此简单动作却让他玩得不亦乐乎。「成年后有没有想要做什么事啊,或者什么目标之类的__」

审神者低下头看着趟在自己大腿上的付丧神,那稚气的面孔看似不经意,眸子裡却明明白白的写着我好在意这几个大字。虽说心裡明白这是试探,但审神者却没有拆穿,也没有无视,只是笑了笑,「可能会想要结婚吧。」

「诶诶诶?」萤丸惊呼,他只是随口问了句,却没想到的到如此令人震撼的消息,「主上会想要结婚吗?」

「这是当然的吧。」审神者点了点自己身旁的木地板,示意萤丸起身,「时间到了就会想找人共度一生,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主上,你有我们啊。」萤丸坐起身子,却不满的微微嘟起了嘴,「我们是付丧神,只要没有断掉或是主上不要我们,我们都会一直陪在主上你的身边的。」

她摸了摸身旁少年的头,「不要说断刀这种话,也不要说我不要你们,这是不可能的。」

她俯身,在少年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结束,她眉眼弯弯,「固然有你们,但我还是会感到寂寞的啊,毕竟对你们来说,我是你们的主上,大将,是审神者,关係就摆在那儿明摆着。你们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朋友,但是我更想要一个伴侣,一个能够在我身旁的存在。」

语毕,审神者轻叹了一声。

「主上……」伸手摸了摸方才嘴唇触碰的额头,萤丸耳朵泛起一丝红,但同时他也不知道要对眼前叹气的主上说些什么,「我希望,主上能快快乐乐的。」

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

萤丸的手从额头下移至心口,那裡有着什么在跳动着。

「我会的。」审神者道,一双暗紫色的眸子裡包裹着温柔,「萤丸希望我找一个伴侣吗?这样的话我有时没空,他都能陪你们玩了啊。」

想啊,而且本丸裡的大家都想成为这个角色。

险些将这句话说出口,萤丸动了动唇,终于把话语吞了回去,只答道,「希望啊。」

「太好了。」听见这句话的审神者鬆了一口气,「我担心大家不会接受呢。」

「没有这回事的。」萤丸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如果真的有这个人,大家会好好照顾他的。」

哪种照顾就不一定了。他悄悄地吐了舌。

「萤丸跟大家们都真懂事。」少女夸赞着。

「不过这都是主上成年后的事了嘛,就先别讨论这个话题吧。」少年嘿嘿一笑,又躺在了审神者的大腿上,动了动乔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享受的眯起了眼睛,「果然还是这裡舒服。」

「……?」听见这句话的审神者蹙起了眉头,心裡闪过一个念头,「呐,萤丸觉得我多大了呢?」

「主上不是十七岁吗?」萤丸仍闭着眼休息着,但心裡却是在描绘勾画着自家主上的面容。一双漂亮的深紫色杏眸,精緻的五官,看起来略显稚气的脸庞,和一头及腰的黑色长髮,「主上长大之后一定会是个美人胚子。」

自己说完还喀喀喀的笑了起来,他似乎已经可以想像待主上成年,那股稚气完全脱去后会是怎么样的面容。

审神者也笑了起来,清脆的声音盪在风中,「萤丸你果然是我的宝贝儿,还会把我说的年轻。」

她低下头,不出意料地看见自家付丧神一双充满疑惑的萤绿色眸子。好似觉得很有趣一般她弯起了眉眼。

「我已经成年了喔。」她说。

接着,是萤丸的惊呼。

「诶诶诶诶诶诶诶______?」






本丸,一个小房间裡。

原先还算大的房间因为挤进了数位男性而显得拥挤,不过现在没有人在意这个,反而一个个都紧张地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鹤丸。

「鹤丸殿下,你说主上有想结婚的念头是真的吗?」鲶尾藤四郎一脸着急的问着眼前的白衣付丧神,而后者只是摇了摇头,「我可没有这么说。」

「诶?」

「你还是把事情经过讲一次吧。」三日月宗近一脸笑呵呵的捧着茶盏,轻啜一口,「你刚才听到萤丸跟主上说了什么?」

老大都发话了,鹤丸可不敢再继续笑嘻嘻的,就算他也不怕对方,但现在重要的是自家主殿,「是这样的。」

他清了清喉咙,「我刚才原本有事要找烛台切,走到半路就听到萤丸和主殿的谈话声。原先还没有在意的,但是我听到了『结婚』这个词,就在牆角听了会儿。」

「你这是偷听吧。」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吐槽,而事实上也就是偷听,可鹤丸脸上没有半丝不好意思,「不偷听哪能告诉你们这消息啊。」

他说,众刀男想想,说的也是。

「继续。」加州清光一手撑着自己的脸颊,「所以主人到底说了什么?」

「……主殿说,她成年后想要找个伴侣。」

众刀男面面相觑,伴侣?

「我简单解释一下。」白衣付丧神比划了下,「萤丸问主殿成年后想要做什么,主殿回答想结婚。」

刀男静默,过了许久,和泉守兼定才呐呐的开口,「__可是那也是成年后的事了吧,不急啊,主上也才十七八岁吧。」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也没有几分把握。光看脸的话的确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没有错,而日本的法律是二十岁才成年,这样数来也有两三年的时间可以剷除情敌…呸,开导下自家主上想结婚的想法。

「谁告诉你主上十七八岁的。」坐在三日月旁与他一同喝茶的莺丸扶起茶壶往自己的杯子裡添了些许茶,「主上已经成年了。」

作为属于早期就来到这个本丸的刀,莺丸很清楚自家主上已经成年些许日子了,但是她的那张脸实在太过欺骗大众才会让人有她仅有十七岁上下的错觉。他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那个召唤出他的少女就已经十九岁了,更别提他已经来了两年多一些了,他一开始也以为召唤他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妹妹。

不过这些话他可不会说出口,只听得他对着那票懵逼的刀男们道,「连主上多大都不知道,你们还是去跳一下刀解池吧。」

语毕,压切长谷部窣的一声站起来,脸上挂着不明的透明痕迹,「我失职了,我知道主人所有的一切却独独不知道年纪,我现在就去跳刀解池以赎我的失误!」

「长谷部冷静啊!」

「来个人压住他他真的要去跳了!」

「不要拦我!」

造成此局面的莺丸只是服起了茶盏,吞吞吐吐的道,「所以说呢,主上有了想结婚的念头,那么问题来了,跟谁?」

空气在一瞬间凝结。

「主上在现世有男朋友了吗?」五虎退怯怯的问,众人思考了下,似乎是没有。

「这时候就让号称什么都知道的长谷部回答吧。」鹤丸踢了脚还在地上趴着并且脸朝下的刀,后者头也没仰,只飘出了几个字,「主上没有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的?」

「某天我蹲在主上房门外,听到主上跟隔壁审神者聊天时聊到的……」

「他偷听,揍他!」

「敢蹲主上房间!我都还没这么做过!」

「鲶尾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危险发言?」一期一振方才好像听到了自家弟弟说出了什么劲爆的话,他迟疑了下。

「没有。」鲶尾看着自家大哥,一字一句的道,「刚才那句是骨喰说的。」

「兄弟你……」

一瞬间,场面乱成一团。

「哈哈哈哈,甚好。」三日月宗近摸了摸心口,又长长叹了口气,「爷爷我年纪大了,先行休息去,大家慢慢玩啊。」

因为种人还在吵吵闹闹,所以当三日月开口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但不代表没有人注意,有听到这番话的人心裡一振,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

「诶?」乱藤四郎看着眼前几乎同时站起的几个人有些疑惑,但他现在正忙着分开拿着自己本体的骨喰跟一脸笑嘻嘻的鲶尾,「你们要去哪?」

「茅厕!」

「休息。」

「泡茶。」

莫约十几个人几乎同时说出了答案,回答完后相视了一眼,快速地踏出了房门。

「他们搞什么……」

山佬切国广喃喃,但是似乎没有人可以回答他,因为他们也没有头绪。

「那个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博多藤四郎嘴上咬着不知道哪儿来的鱿鱼丝含煳地说,「他们离去的那个方向既没有茶水间也没有刀男的房间,更没有茅厕喔。」

「那个方向只有主上的房间喔。」

一语惊醒梦中刀,空气在次凝结。

不知道谁先爆发了,大吼了一句卑鄙的刀后就冲了出去,其他人才后知后觉地跟上。

审神者争夺战,正式开打!




【tbc】


评论(12)
热度(182)

© 向阳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